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在线投稿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洪江新闻网 > 洪江新闻网 > 文化旅游 > 民俗风情 > 内容阅读  
湘西沅水流域佛教新考
  时间:2012-04-06 16:44:52  字体: 【    】 

  湘西怀化佛教,始于汉朝。有无名僧在镡城县(即黔阳)古佛山修真,掘地发现范铜古佛一尊,遂建立梵刹于斯。是为湘西怀化佛教之始。

  刘宋时期,有僧惠安经过湘西往四川,给此地佛教带来一线生机。历经南北朝的延续,到了唐朝后,才渐渐发展起来。贞观二年,沅陵虎溪山建立龙兴讲寺,成为湘西佛教重镇。同时有虎溪尊者在此弘扬禅宗。之后,有译经僧智通法师在此弘密。

  唐辰州沅陵壶头山智益,唐长沙人姓吴,征蛮卒夫也,平生以捕猎渔钓为业。常得白龟,羹而食之,乃遍身患疮,悉皆溃烂,痛苦号叫,斯须不可忍,眉鬓手足指皆堕落,未即死。遂乞于安南市中,遇翻译《千眼千臂观世音菩萨陀罗尼神咒经》的译经僧智通。智通见而哀之,谓曰:“尔可回心念大悲真言,吾当口授,若能精进,必获善报。”卒依其言受之,一心念诵,后疮痍渐复,手足指皆生,以至平愈。遂依智通削发为僧,号智益,于辰州沅陵壶头山伏波将军旧宅基建立精舍。住持泉州开元寺。通慧大德楚彤亲识智益,常语之。

  唐天宝七年,人称“诗家天子”、“七绝圣手”的王昌龄贬为龙标县尉,李白有《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诗遥寄。天宝十四年,安史乱起,由龙标贬所赴江宁,为濠州刺史闾丘晓所杀。世称王江宁或王龙标。

  唐天宝七年(七四八),王昌龄以“不护细行”,被贬龙标尉。他从江宁丞,再贬龙标尉,历经坎坷。天宝六年冬,被贬龙标尉。天宝七年春天,从江宁(现南京)乘船沿长江上行,经过安徽、湖北,秋天到达了湖南巴陵(今岳阳)。在这里,他有许多朋友如李十二、李越宾、刘谞、刘处士等为他的际遇而惋惜,纷纷安慰他。他也有诗歌相赠。在巴陵于诸友人诗歌唱和后,转洞庭湖,溯沅水而上,往贬所龙标。在武陵(今常德),有田太守热情招待。他有诗歌相答。与武陵丞袁某,也有诗歌相送。而同时,在席上还遇见了同样为逐臣的卢谿司马太守,也有诗歌相赠。除了官员以外,他还与道士来往。到了卢溪后,又与司马太守相遇。在卢谿作了著名的《箜篌引》,表现了他的忧国忧民思想。

  龙标,即今天湘西的黔城。唐时甚僻,属于蛮荒的五溪地区。历史上许多被贬的官员,多被贬此五溪地区。譬如楚国的屈原、王昌龄以前的唐太宗女东阳公主,于武则天垂拱四年戊子(六八八年)六月,被削东阳公主封邑,并二子徙置巫州。巫州,即即今天湘西黔城。在王昌龄以后,有宦官高力士,在唐肃宗上元元年庚子(七六零年)六月丙辰,高力士被流放巫州。到了宋朝,又有理学家魏了翁,被贬同样在五溪地区的靖州。左迁,古尊右卑左,即贬官。五溪,湘黔接壤的辰、酉、巫、武、渠水地区。夜郎,即古代贵州及云南东北、四川东南、湖南西部地区。

  王昌龄在龙标任所,作了不少诗歌。有游览山水的,有送别友人的,有与僧人来往的。如在龙标城东金鳌山写的《龙标野宴》:“沅溪夏晚足凉风,春酒相携就竹丛。莫道弦歌愁远谪,青山明月不曾空。”他常常在龙标城东金鳌山与静法师来往,并写有《静法师东斋》。

  筑室在人境,遂得真隐情。春尽草木变,雨来池馆清。

  琴书全雅道,视听已无生。闭户脱三界,白云自虚盈。

  还有与蟠龙山聪上人来往时写的许多诗歌,如《宴南亭》、《遇薛明府谒聪上人》等作品。薛明府,唐朝清官,剡县人(或是石首人),素称清廉。与李白、许浑、杜甫等诗人均有来往。李白、许浑、杜甫等诗人均有诗歌相赠。

  李白《流夜郎至江夏陪长史叔及薛明府宴兴德寺南阁》

  绀殿横江上,青山落镜中。岸回沙不尽,日映水成空。

  天乐流香阁,莲舟飏晚风。恭陪竹林宴,留醉与陶公。

  许浑《广陵送剡县薛明府赴任》

  车马楚城壕,清歌送浊醪。露花羞别泪,烟草让归袍。

  鸟浴春塘暖,猿吟暮岭高。寻仙在仙骨,不用废牛刀。

  杜甫《秋日荆南送石首薛明府辞满告别奉寄薛尚书颂得叙怀斐然之作三十韵》

  南征为客久,西候别君初。岁满归凫舄,秋来把雁书。

  荆门留美化,姜被就离居。闻道和亲入,垂名报国馀。

  连枝不日并,八座几时除。往者胡星孛,恭惟汉网疏。

  风尘相澒洞,天地一丘墟。殿瓦鸳鸯坼,宫帘翡翠虚。

  钩陈摧徼道,枪櫐失储胥。文物陪巡守,亲贤病拮据。

  公时呵猰貐,首唱却鲸鱼。势惬宗萧相,材非一范睢。

  尸填太行道,血走浚仪渠。滏口师仍会,函关愤已摅。

  紫微临大角,皇极正乘舆。赏从频峨冕,殊私再直庐。

  岂惟高卫霍,曾是接应徐。降集翻翔凤,追攀绝众狙。

  侍臣双宋玉,战策两穰苴。鉴澈劳悬镜,荒芜已荷锄。

  向来披述作,重此忆吹嘘。白发甘凋丧,青云亦卷舒。

  经纶功不朽,跋涉体何如。应讶耽湖橘,常餐占野蔬。

  十年婴药饵,******狎樵渔。扬子淹投阁,邹生惜曳裾。

  但惊飞熠耀,不记改蟾蜍。烟雨封巫峡,江淮略孟诸。

  汤池虽险固,辽海尚填淤。努力输肝胆,休烦独起予。

  金代元好问有诗《薛明府去思口号》:“能吏寻常见,公廉第一难。只从明府到,人信有清官。”赞扬他的清廉,称他是清官。

  王昌龄《遇薛明府谒聪上人》

  欣逢柏梁故,共谒聪公禅。石室无人到,绳床见虎眠。

  阴崖常抱雪,枯涧为生泉。出处虽云异,同欢在法筵。

  我们可以从下面的这些游览山水的诗歌中知道他的心境,如下面这些五言诗歌:

  《宴南亭》

  寒江映村林,亭上纳鲜洁。楚客共闲饮,静坐金管阕。

  酣竟日入山,暝来云归穴。城楼空杳霭,猿鸟备清切。

  物状如丝纶,上心为予决。访君东溪事,早晚樵路绝。

  王昌龄在城东金鳌山下的东溪写下了《东溪玩月》:

  月从断山口,遥吐柴门端。万木分空霁,流阴中夜攒。

  光连虚象白。气与风露寒。谷静秋泉乡,岩深青霭残。

  清灯入幽梦,破影抱空峦。恍惚琴窗里,松溪晓思难。

  王昌龄在沙湾写下了《沙苑南渡头》:

  秋雾连云白,归心浦溆悬。津人空守缆,村馆复临川。

  篷隔苍茫雨,波连演漾田。孤舟未得济,入梦在何年。

  王昌龄左迁龙标与僧人来往的诗歌,有与城东金鳌山静法师来往的《静法师东斋》,缅怀对岸蟠龙山素上人的《素上人影塔》,还有与龙标对岸蟠龙山聪上人来往的《遇薛明府谒聪上人》。

  王昌龄在龙标对岸蟠龙山拜谒素上人影塔时写下的《素上人影塔》:

  物化同枯木,希夷明月珠。本来生灭尽,何者是虚无。

  一坐看如故,千龄独向隅。至人非别有,方外不应殊。

  素上人,可能就是许浑《送惟素上人归新安》中的那个惟素,而不会是刘禹锡《赠别君素上人诗》中的那个君素。因为刘禹锡比王昌龄的时代要迟,而许浑与王昌龄是同时代的诗人,而且有共同的朋友薛明府。所以,惟素上人也应该是他们共同的朋友。

  许浑《送惟素上人归新安》

  山空叶复落,一径下新安。风急渡溪晚,雪晴归寺寒。

  寻云策藤杖,向日倚蒲团。宁忆西游客,劳劳歌路难。

  王昌龄龙标对岸蟠龙山与聪上人来往,写有《遇薛明府谒聪上人》:

  《遇薛明府谒聪上人》

  欣逢柏梁故,共谒聪公禅。石室无人到,绳床见虎眠。

  阴崖常抱雪,枯涧为生泉。出处虽云异,同欢在法筵。

  聪上人,可能就是许浑《乘月棹舟送大历寺灵聪上人不及》诗中的灵聪上人,因为许浑与王昌龄是同时代的诗人,也许他们本来就是有很深密的友情。当然有共同的朋友了。我们知道,一个僧人,不可能一辈子住在一座寺院,所以他可能开始住在北方大历寺,后来又来南方住龙标的蟠龙山,这很正常。

  许浑《乘月棹舟送大历寺灵聪上人不及》:

  万峰秋尽百泉清,旧锁禅扉在赤城。

  枫浦客来烟未散,竹窗僧去月犹明。

  杯浮野渡鱼龙远,锡响空山虎豹惊。

  一字不留何足讶,白云无路水无情。

  多年后,等王昌龄离开龙标,由龙标贬所赴江宁,为濠州刺史闾丘晓所杀。那时日本高僧空海则来到中国求法,顺便将中国文化到带回了日本。可能他曾经来到龙标,看到了王昌龄在龙标贬所著的《诗格》二卷、《诗中密旨》一卷。所以,就在他的《献书表》中也说到《王昌龄诗格》一卷。在他所作《文镜秘府论》也就自然述及王昌龄评诗之语。

  五代时期,湘西各地纷纷建立寺院,如麻阳锦和的同天寺、黔阳安江的广福寺等,均是湘西佛教重镇。

  宋朝以后,湘西佛教重镇移到了黔阳龙标山普明禅寺。除了在黔阳龙标山普明禅寺弘扬禅宗的仁绘禅师以外,还出了一个在禅宗历史上承先启后的高僧,这就是临济宗杨歧派断桥系的方山文宝禅师。

  北宋熙宁四年(1071年),月蓬和尚於叙州(今黔城)龙标山创建普明禅寺,规模宏大,有禅堂、寄亭、十笏院等。

  月蓬(?年----1083年),宋代僧,巫州(今黔城)人,俗姓何。状貌古怪,系行脚。善绘佛像,得古人体韵。

  仁绘禅师,青原下第十世,云门宗雪窦显禅师法嗣。始住鼎州德山,后来移住黔阳龙标山普明禅寺。大扬云门宗风,一时僧侣云集。

  有僧问:“如何是不动尊?”师曰:“来千去万。”

  僧曰:“恁么则脚跟不点地也。”师曰:“却是汝会。”

  上堂:“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山僧即不然,至道最难,须是拣择。若无憎爱,争见明白?”

  瑞岩方山净土禅寺文宝禅师(1255—1335),宋潭阳(今湘西黔城、芷江一带)人,姓葛氏。

  少时随父亲宦游。一日于杭州净慈寺饭僧,偶阅《坛经》,见永嘉玄觉到曹溪。绕六祖慧能三匝,振锡一下,卓然而立。

  六祖慧能说:“大沙门者,具三千威仪,八万细行。大德自何方来,生大我慢?”

  永嘉玄觉答:“生死事大,无常迅速”。六祖慧能说:“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

  永嘉玄觉答:“体取无生,了本无速”。六祖慧能说:“如是,如见”。

  永嘉玄觉方具威仪礼拜。然后告辞。六祖慧能说:“返太速乎?”永嘉玄觉答:“本自非动,岂有速耶?”六祖慧能说:“幡知非动”。永嘉玄觉答:“仁者自生分别”。六祖慧能说:“汝甚处得无生之意?”永嘉玄觉答:“无生岂有意耶?”六祖慧能说:“无意谁当分别?”

  方山文宝于此通身庆快,如获旧物,不胜踊跃。遂举黄梅衣钵因缘,问净慈寺石林行鞏禅师说:“既不会佛法,为甚又绍祖位?”

  石林行鞏说:“不但祖师,大有人不会佛法,亦绍祖位”。

  方山文宝当日乍入禅道,石林行鞏入泥入水,来引导方山文宝,可谓血心片片。方山文宝不识好恶,当面错过。

  方山文宝又问石林行鞏说:“和尚还绍祖位否?”

  石林行鞏说:“若绍祖位,即会佛法”。

  此时,虽然不会石林行鞏意思,幸具信力,大起疑情,必要讨个明白,即求薙染。

  后与天界日禅师结伴,参见数员知识。虽然没有什么利益,实赖东敲西击之力。

  曾经在四明山阿育王寺,看见有僧持佛鉴无准师范禅师《上堂语》至,一见知为本色道流,心心念念想去见他。

  一日,忽闻朝廷旨下,诏住径山。其心喜之。不数月,杖锡果驻径山。时与天界日禅师相见,相依极久,凡佛祖公案,一一会尽。惟不会“四方八面来的因缘”。请益至再,终不为说,教令返观自看。

  不期佛鉴无准师范禅师示疾,方山文宝同众请鉴遗偈。鉴乃执笔,顾山僧而书偈曰:“来时空索索,去也赤条条。更要问端的,天台有石桥”。

  方山文宝禀命往觐断桥妙伦,于阙情每每入室,应机了无留碍,断桥妙伦笑而不语。方山文宝发急不已,凡入室请益,每蒙赐棒。

  一日,甚是迷闷,危坐寮中。忽然看见一个同居一寮的禅僧,拿纸烛将进门来。面前豁然。平生宝惜,一时没有了。顿觉身心如琉璃一般。山河大地,亦如琉璃相似。内外明彻,无纤毫隔碍。始知断桥妙伦垂手处、脚跟下,好与二十拄杖。

  次早,入方丈室,向断桥妙伦通抱昨天所得。断桥妙伦一气举了数则公案,勘验方山文宝。方山文宝一一回答,了无滞碍。

  断桥妙伦又举“万法归一,一归河处”一语,方山文宝仍然从容答复。断桥妙伦只是不肯定方山文宝的证悟。

  断桥妙伦又招方山文宝近前,以手作砍势,说:“侍者,你到底欠这一刀在!”方山文宝愤然走出,大声叫屈。断桥妙伦只是不肯。

  斋毕,普请。方山文宝在择菜的时候,断桥妙伦少刻来到。看见方山文宝手也懒动,遂问方山文宝:“择菜择得干净么?”方山文宝回答:“干净极了”。断桥妙伦伸手向菜篮内拾起一茎苋菜根,掷在方山文宝面前,说:“这是什么?”方山文宝于此脱然无碍。

  断桥妙伦挝鼓升堂,对大众说:“宝侍者彻悟也,移单入首座寮”。方山文宝如此也不疑佛,也不疑祖。五家宗旨,千七百则公案,也不疑了。到这般田地,才成得个无事人,优游天地间。真是逍遥,快乐。世出世间,无有一物可比。

  后出住台州瑞岩方山净土禅寺。据室:“升夫子之堂者,闻其道;升老君之堂者,观其好;入山僧之室者,觅甚椀?”以拄杖连卓三下。

  上堂,震声一喝,曰:“此第一义谛,一弹指顷,顿空尘劫;不涉津梁,直入宝所。为甚落在古田和尚椎下?众中有辩得出者么?”

  全真道士请上堂:“千斤石辊水上浮,四两葫芦沉到底。火烧狗尾猪头焦,南辰鼠入北斗里。汝等诸人这里具得一双眼。不但本命元辰有个落处,四威仪中着着有出身之路。”

  上堂:“碧桃爱春风,黄菊喜秋雨。”蓦然拈拄杖云:“这个,不涉春秋,活如龙,雄如虎。”卓一卓,云:“这里,也有权,也有实;也有照,也有用。诸仁者,作么生?”正在商量时,有僧出来,便喝。方山文宝便打,云:“你也不怕旁观者晒笑?”僧拟议,方山文宝又打。

  一日,方山文宝为众挂牌,入室垂语,说:“南泉斩却猫儿时如何?”众人对语,皆不契合。适有一仆人在旁边,忍不住说道:“老鼠做大”。方山文宝大笑,说:“好一转语!只是不合适从你口中说出来”。

  凤山一源真灵前来参师。方山文宝举“赵州勘婆子”话诘之。一源真灵对曰:“尽大地人,不奈赵州何。”方山文宝曰:“我则不然。”一源真灵问曰:“和尚作么生?”方山文宝曰:“尽大地人,不奈婆子何。”一源真灵于言下有省。

  天台无见先覩问:“如何是佛法大义?”方山文宝张口吐舌以示之,无见先覩罔措。方山文宝拈拄杖将无见先覩赶出。无见先覩即去参珍公于天封。理前话未竟,珍公亦将无见先覩打出。无见先覩复返西庵途中,把滑有省。及见方山文宝,方山文宝曰:“汝返何速?”无见先覩答:“和尚此时打某甲不得。”方山文宝问:“天封与你道什么?”无见先覩即述途中因缘,方山文宝又打。无见先覩虽然有所契悟,终不自肯,遂筑室华顶,精苦自励。一日作务次,涣然顿释所疑。走瑞岩方山,呈己所解。方山文宝以偈证曰:

  道人得得出山来,尽把襟怀对我开。坦坦平平如镜面,澄澄湛湛绝纤埃。

  忽然得个转身句,衲卷寒云便归去。万八千丈华顶峰,一笑裂开铁面具。

  家山到后绝思维,拗折鸟藤拄竹扉。粪火堆中消息好,芋香便是道香时。

  方山文宝即以源流并法衣付无见先覩。付法偈曰:“此心极广大,虚空比不得。此道只如是,受持休外觅”。

  天台无尽祖灯来参。方山文宝竖拂子曰:“是什么?”无尽祖灯亦曰:“是什么?”方山文宝曰:“与我除却四大,别道一句。”无尽祖灯从东过西,方山文宝垂左足。无尽祖灯从西过东,方山文宝垂右足。无尽祖灯近前,叉手而立,方山文宝拈拂便打。无尽祖灯便礼拜。又一日,无尽祖灯问方山文宝:“达摩西来,未审传个什么?”方山文宝曰:“你道东土人,曾少什么?”无尽祖灯曰:“既不少,神光为甚立雪断臂?”方山文宝曰:“只图破家荡产。”无尽祖灯于言下大悟。

  方山文宝尝设三问,以勘验学者。曰:“真正出格高流,如良马见鞭影。而行中下之士,何堪希冀?凡云水高人,下语恰当者,破院子两手分付。”

  初问曰:“撑铁船,过海底人,为什么要向针孔里叫屈?”

  复问曰:“既是临济大师,为甚还入拔舌犁耕(地狱)?”

  再问曰:“那边不立,这边不行,截断中间,为甚不住?”

  元顺帝至元元年(1335)正月初七日,书偈毕,掷笔而逝。有《瑞岩方山宝禅师语录》一卷行世。为禅宗南岳下二十二世孙,临济宗下十八世孙,杨歧派下十世孙。传法天台无见先覩、天台无尽祖灯、松源秋江元湛、凤山一源真灵、天宁镜堂真古及丁生居士。天台无见先覩传法福林无闻智度;天宁镜堂真古传法则中机度。

  元朝以后,有麻阳锦和的同天寺道冲,大修寺院,广弘佛法,一时间湘西地区的佛教极为兴旺。麻阳锦和的同天寺,遂成为湘西佛教重镇。

  到了明朝,湘西佛教重镇又移到了黔阳和沅州。这里有修建沅州龙津风雨桥的长虹寺僧宽云、弘扬华严宗的黔阳荷叶庵桑正、弘扬律宗的洪江嵩云山愿如等。

  清末民初黔阳诗人谢祖乾所撰《荷叶庵记》载云:“荷叶庵,镡城东北七里,诸山环绕,圞团僻幽。中有塘,广约二亩许。屡蓄荷。钱叶溢水面,清香扑鼻,碧圞可爱”。此文记载,此庵由明代万历年间(1573—1619)株山高逸谢上贤开创。錾“荷沼”、筑“琴阁”、植梅树、崇祯年间(1628—1644),谢上贤坚志诚意鸠工修塑佛像,以家产供香火。1612年后易家手闢为庵,修真事佛,以终余年。因爱荷叶生香,遂命池为“荷叶塘”、名庵为“荷叶庵”。后人私謚谢上贤为“桑正公”。

  桑正公,明代僧人,俗姓谢,讳上贤,黔阳株山人。公性喜浪游,素有异志。崇尚佛学。隐姓埋名,与方外交,受异人修真术。与堂弟上拔公宦迹江南宁国府知府,曾依雪浪洪恩习学贤首教。后依麻城东山香岩碧空性湛学《华严》,并从之披剃。后返黔阳。尝从蜀江长龙山昙华寺沙门东沧性福律师受具。师常芒鞋破衲,终年不易。行脚、居庵,皆如此。

  南明桂王永历六年(1652),李定国攻沅州、克靖州,声势浩大,战乱频仍。当地匪贼亦乘机掠抢。当群贼逼至荷叶庵,欲掠寺产时,师端坐庵前长椅,挥足尖芒鞋,飞上树梢,言有人能取鞋下,庵物全送。群贼茫然。师挥足尖招之,鞋复穿如故。群贼愕然。复欲进庵掠抢,师移椅于庵门,仰卧其上,令群贼挪移长椅,若动,则庵物全弃。群贼齐上,额汗如注,而长椅位动分毫。群贼大骇,遂俯首礼拜而退。

  永历十六年(1662),正月十五日元宵,师沐浴更衣,跏趺坐化。世寿一百有二岁,僧腊三十四夏。

  清初,前南明四川巡抚钱开少削发为僧,法名大错禅师者,遍游湘山楚水。尝至黔阳株山,来荷叶庵礼桑正公真容道影。

  道光五年,山东诸城庶吉士、黔阳太史王金策常屏驻从,过访假馆此庵育人之邑绅谢光篪,吟诗、品茗、围棋、酬对之余,亦瞻礼桑正公遗容,并赋诗以记。

  桑正公收徒极严,仅剃度一人,系族侄谢国雄,即与峰上智,亦黔阳株山人。生于明熹宗天启五年(1625)乙丑三月。幼不食荤腥。年十六,礼荷叶庵桑正公披剃。圆具后,外出参学,行脚至沩山,参慧山超海禅师,领其旨。出住潭州浮山崇福寺,迁荆州果愿寺。又历住朗州西禅寺、邵州龙山寺、大梅明熙寺等。有《语录》十卷。《五灯全书》卷百三、《谢氏族谱》皆有传。

  明末清初时,湘西、湘南佛教之振,多依临济宗密云系破山海明下的传人弘化。

  据陈垣《明季滇黔佛教考》卷六、《清初僧诤记》卷三述,后来被雍正皇帝毁灭了著作的三峰汉月法藏禅师,因与乃师天童密云圆悟意见相歧,遭密云排斥。汉月法藏之徒潭吉弘忍著《五宗救》,以维护乃师汉月法藏的《五宗原》,兼驳密云圆悟的《辟妄七书》。汉月法藏死后,密云圆悟著《辟妄七书》以批之。潭吉弘忍死后,密云圆悟复著《辟妄救略说》十卷,对汉月法藏、潭吉弘忍师徒一起清算。由此引起一场全国范围内的僧诤。如天隐圆修亦著书批评汉月法藏。

  与此同时,费隐通容、木陈道忞、浮石通贤等皆极力反对汉月法藏一系学说。住在四川的破山海明一系,自然也不可避免加入这场论争。同在四川四川的吹万广真禅师因同情汉月法藏,遂遭破山海明及其徒丈雪通醉、敏树如相的大肆攻歼。龙门山晖行涣亦参加此一热闹斗争。破山海明法嗣象牙性挺、燕居德申不参加此一闹剧,亦遭同门诟骂、攻击。故象牙性挺住闽南、燕居德申住湘南,各自开化,足未返蜀地一步。而山晖行涣犹不放过,邀集雷水石谷、敏树如相对燕居德申大肆征讨。在山晖行涣《圣开禅师语录·与雷水石谷禅师书》中对《云山燕居禅师语录》八卷大肆批驳,斥之为“杜撰数篇,纠弹诸方无文学”。燕居德申讽刺山晖行涣说:“此必教人学上堂语,然后为禅者”。由此僧诤不断,直至雍正下令止。

  在此僧诤过程中,汉月法藏一系法孙有卓锡湘西常德者,破山海明法嗣法孙有开化湘西辰州、沅州、靖州者,且卓有成效。我们可以从下面这张表单中看出来。

  湘西辰、沅、靖天童密云圆悟下源流

  |--澹竹行密-----自彻发琛-----宇朋(住黔阳大隐寺)

  |      (住洪江嵩云山)

  |      |--师林真育-----道南光勋

  |      |(住沅州马脑山)

  |--灵隐印文--|--密印真传--啸峰如暐(住黔阳胜觉寺)

  |(住洪江回龙寺)(住黔阳胜觉寺)

  |      |--大谷雪超(住沅州景星寺)

  |      |

  |--莲月印正--|--悦可道严---圣义光宣(沅陵龙泉寺)

  |      (住沅陵龙泉寺)

  |      |--天隐道崇---古源海鉴(黔阳龙标山)

  |      |

  |      |      |--端圆(住沅州报恩寺)

  |      |      |

  破山海明-|--敏树如相--|--天壁道拙--|--端云----湛如----见自

  |      (住沅州沅庆)(住报恩寺)(住报恩寺)

  |      |--六润光杲(住沅陵龙泉山)

  |--颖秀真悟--|--大都光定(住沅陵龙泉山)

  |      |--长明性炅---法柱海栋(辰州浦峰寺)

  |      |--智鼎(住沅陵)

  |

  |--余山道瑞--|--渠山妙随-----大用(住黔阳天柱峰)

  湘西的辰州、沅州、靖州;湘南的武冈、宝庆之佛法衍传,破山海明下之灵隐印文师徒及燕居德申师徒功不可没。如灵隐印文先于辰州二酉洞追随象牙性梃习禅,后弘法靖州会同洪江回龙禅院;其徒密印真传弘法沅州黔阳安江胜觉禅寺、灵隐印文徒师林发育弘法沅州马脑山马驹苑法光寺。古源海鉴多次参学于灵隐印文,亦弘法沅州黔阳龙标山普明禅寺。破山海明下之澹竹行密法嗣自彻发琛弘法靖州会同洪江嵩云山大兴禅寺;破山海明下之颖秀真悟的法嗣则多在沅陵弘法;至于燕居德申在武冈云山胜力寺大施棒喝,门下龙象辈出,分支衍派遍及湘南各地,大有“马踏天下人”之势。

  洪江回龙禅院灵隐印文禅师,四川梁平人,俗姓王。幼年随象牙性梃在沅陵二酉洞习禅,做侍者。后来往四川参访破山海明得法,先后开法四川、云南、贵州、湖南各地。著有《灵隐文禅师语录》三卷。第一卷是“上堂”法语;第二卷有“小参”、“法语”、“机缘”、“颂古”、“牧牛颂”;第三卷有“杂偈”、“杂著”。他对于旧体诗,有相当的造诣,风格清新,词句畅达。他在靖州会同洪江回龙禅院弘法时,僧俗亦多请他说法,并广事布施,当地人对他极为尊崇,受他影响极大。他以“解脱门广启,选佛场宏开。祖祖相传,佛佛授手,传此妙也”,启迪信众,随缘说法。

  上堂:“紫竹风生人翠娇,横斜弄影半窗摇。今朝唱和无生曲,幸有知音同共敲。同共敲,节令不相饶。三春已度过,九夏正芳新。柳绿开眉眼,桃红契本心。所以道,不离宝华殿,不越菩提场。重重华藏交参,一一珠网圜莹。且道承谁恩力?横按镆铘全正令,太平寰宇斩痴顽。”

  因雪上堂:“彻骨寒威正寂寥,红炉焰上六花飘。卷帘荐取西来意,无限琼枝拂柳条。”

  上堂:“心非是性,认性乖宗。性不是心,立心失旨。性本无为,心亦无形。于无为无形处,辨得端的。一切诸形尽是心,一切有为都是性。放则乾坤冲塞,收则风行草偃。且收放一句,作麽生道?竿头丝线从君弄,不犯清波意自殊。

  黔阳广福山密印真传禅师(1625—1678),叙州人,俗姓李。儿时不茹荤腥,不饮酒。二亲见背,观身世幻化,有出尘之志。诣观音洞出家。闻老僧参灵言教外别传之宗旨而归禅。二十三岁往鼎州德山乾明寺,依德山语嵩传裔座下圆具。住黔阳安江广福山胜觉禅寺,适灵隐印文禅师来访,师迎入,礼拜毕,举问灵隐:“赵州指柏树,南泉指牡丹,未审和尚将什么为人”?灵隐便喝,师便倒地而卧。灵隐唤小沙弥扶起。沙弥至,师便起。绕灵隐一匝而出。灵隐为之应证,付其源流。后有人拈此因缘曰:“无根树子得活也”。一僧曰:“既是家里人,便话家里事”。

  住持开法黔阳广福山胜觉寺。后往靖州绥宁波罗山、会同洪江回龙禅院、会同若水鲁冲旗山开法。

  结制上堂:“烟横渡口,自有来由;雪覆芦花,那堪朕兆。轰动地之晴雷,击翻滞岸;转迅风之机要,卷尽氛埃。锦云共散一轮雨,出於性天;绣气同消万法全,彰於慧海。钵里饭,桶里水,头头放光;有漏篱,无漏杓,物物现前。到这般田地,方知不动道场,遍十方界。夤缘不挂,体含太虚。千佛开口便错,万圣垂手即差。山僧然尔如是,大似虎口横身。葛藤且止,炉鞲新开。一句作么生道?”良久云:“情尽见除逃至化,珠回玉转乐升平。”著有《密印禅师语录》十二卷。

  《密印禅师语录》凡十二卷。明末清初密印真传(1625~1678)撰。如暐等编。收于明藏中。十二卷之内容即:卷一至卷三为上堂语,卷四小参,卷五、卷六开示,卷七法语、牧牛颂、十无语颂,卷八机缘、勘辨、拈问代颂,卷九颂古,卷十山居、集诗、水居,卷十一杂偈、诸赞、真赞,卷十二杂偈、疏引、塔录。

  沅州马瑙山师林发育禅师,蜀人。廿龄薙染,圆具之後,徧参至迥龙。于灵隐和尚喝下知归,遂受印可。在沅州马瑙山马驹苑。顺治二年,创建法光寺。

  上堂:“本色道人无孔窍,现成木偶儿,不必问渠重觅要。切忌开口,口门未待魂劈开。卿经绝行,机先已被虚空笑。弄虚头作麽?古今多少明眼人,太杀郎当,不怕羞慙惟绝叫,一片赤心两片皮。强言一句有三玄,须发全白。又道一玄具三要,全白须发。从前公案既现成,上大人今日殷勤添草料。化三千,第一要,蹋著麻绳两头敲。波斯疑是赤斑蛇,白日青天把灯照。见怪不怪第二要,金刚眼上虾蟆跳。一樵击碎献空王,元来却是新罗鹞。捏目生花第三要,熨斗煎茶不同铫。普贤失却白象王,土地面前来讨筶。马头觅角,此语诸方耳共闻。东涧水流西涧水,总解迻腔并转调。南山烧火北山红,直饶伎俩现尽时。海枯终见底,愈失自家真要道。漏逗了也!休将识量立疎亲。莫儿戏,肯信灵源无老少。信一半,毗婆尸佛早留心。用意作麽?直至如今不得妙。冤家转见深,中峰本和尚道:要謌马驹,今日华擘了也。诸人还会麽?于此会得,提掇权衡全在我,纵横施设更由谁?其或未能,冷眼看佗人富贵,等闲无奈幞头何。”喝一喝,下座。

  在《新续高僧传·第五十七卷》记载,清潭州大沩山易庵明应禅师(1628--1685),龙标蒋氏人。将诞之夕,母梦白象到门,惊寤而娩,紫胞裹体。父异之,因名象带。时在明毅宗崇祯元年戊辰。虽在髻齿,颇甘素茹。既终亲养,决志出家。

  明永明王永历三年(时为清顺治六年)己丑,投武攸(武冈)莲花庵祝发。后诘大沩山同庆寺慧山超海圆具,执持左右,参“三不是”话有省,乃行脚吴越,遍诘尊宿。久之,觉真淳之气,终以沩阜为优,遂还本山不出。间检《传灯》,至云门章次,顿举平昔疑滞,涣释无余。从此精修孳孳,昕夕苒苒,寒暑十有五载。服勤既久,因受记莂,首众代讲。初开法朗州(常德)西禅寺,风行沅水、澧水流域。

  清康熙庚戌(1670年),上湘乡白云山,古貌岩冷,略进枯株,提倡死心叟之为人,昭示来学,矩范一肃。甲寅(1674)年,更主龙山,别立堂奥,诸方颂之。丁巳(1677)岁,大沩虚席,寺众敦请,五让乃就。既至,百废俱举,宗风大振,声施愈远。已而白云性宗上人再请莅席。晚节卓然,策励门子,不少弛假道,誉益崇感。其邑宰及诸檀护,敬礼有加。殿宇楼廊,一革其故,号为“中兴”。方及落成,遽示微疾。封龛举火,俱自留偈。时康熙乙丑孟夏十六日也。年五十有八,腊三十有七。著有《语录》十二卷行世。初至白云,山鸣七日,卒符其兆。塔于白云山下。西宁陶太史之典为之铭焉。嗣法弟子曰要旨实辉、敬元实足、浮雪实正、天枢实铉、远目实敬,皆能瓒绍,不愧师承。

  辰州天云山浦峰寺长明性炅禅师,号长明,蜀东石氏人。幼年礼极初老宿剃落。复从渤水法师学习大乘经论。昔年曾遇象牙和尚,知有教外别传事,虽看教中语言,知非极则。廻上黔中思南东山,参礼颖秀真悟和尚,直叩临济宗旨。尝立愿不睡。夜静坐间,忽然如人拍一掌相似,不觉通身汗下。一日,颖秀真悟上堂,出而问曰:“上无佛道可成,下无众生可度,是何人境界?请和尚道破。”颖秀真悟云:“高高处观之,不是低低处,平之有余。”长明性炅又问:“千差万别,不出这里。”颖秀真悟云:“切莫错认。”长明性炅便喝。颖秀真悟云:“这一喝,落在什么处?”长明性炅云:“当阳突出已相呈”。颖秀真悟云:“却是阇黎道破。”

  颖秀真悟行道楚之辰州酉阳,长明性炅随师同住辰州龙山,任维那事。纪纲龙象,日夕激扬,声名大振。以帅众多年,志欲居山。颖秀真悟付曹溪正脉源流。

  初住澧州慈利七星山。清初康熙三年(1664年)甲辰,长明性炅应众请,出住沅州明山太和禅院。法柱海栋随师同住,任上座。次年,长明性炅莅临黔阳龙标山普明禅寺。作《龙标山晚眺》:“闲步清江上,游鱼自往来。青山烟外赏,白眼世间开。喝石连云走,拈花带露回。蓬门应未掩,待月且擎杯”。后又游对岸蟠龙山,作《过蟠龙山》:“秋江浅使碧沙明,引入渊源一派清。转盼老龙蟠杖底,风云相送浪头平”。

  康熙六年(1667年)丁未,归辰州龙山,扫颖秀真悟塔。复上沅江。过浦市,被众请住浦峰寺,大肆修复。三年后,百废具兴。明年示微疾,叮咛训众,努力办道,端坐而逝。有《浦峰长明炅禅师语录》一卷行世。法嗣有法柱海栋、止岸海慈二人。

  辰州天云山浦峰寺法柱海栋禅师,俗姓陈,父名三桂,母姓赵。澧州石门人。廿龄父母双逝,悉废儒业。至二十五岁,因思亲恩难报,乃弃俗出家。往慈利七星山,礼长明性炅和尚披剃,参“三不是”公案,亲炙三年。

  后往辰州龙山颖秀真悟师翁座下圆具。又随师长明性炅,至沅州明山太和禅院,巾瓶七载。一日,长明性炅问:“从苗辩地,因语识人。只如苗未发生之际,语未开口之先,作么生辩得?”法柱海栋曰:“不会”。长明性炅问:“汝实不会么?”法柱海栋曰:“一轮明月千峰上,古往今来一串穿”。长明性炅云:“又道不会”。法柱海栋遂作礼。

  复随师长明性炅至辰州浦峰寺。一日坐次,长明性炅问:“达摩西来,传个什么?”法柱海栋曰:“路逢毒蛇长千尺,脚下翻腾势转高”。长明性炅云:“又须喫棒”。法柱海栋拂袖便出。

  后一夕,闻风动树,鸟作喧,洞明此事,偶成一偈:“娘生鼻孔本来长,八字打开不覆藏。风韵鸟鸣元不异,灵灵系俏绝商量。”长明性炅云:“塞却鼻孔,坐断舌头,作么生出气?”法柱海栋曰:“顶门上七纵八横。”长明性炅云:“放你三十棒。”法柱海栋震威一喝,长明性炅亦喝。法柱海栋过前便作掌势。长明性炅谓座元:“此是浦峰第二代主人”。

  法柱海栋亲炙长明性炅十年有余,后受记莂,往住邵州金峰青莲庵。长明性炅示寂,法柱海栋归浦峰为师收葬。受众请,继席浦峰。帅众廿余年,朝夕不怠,精勤垂训,遐迩缁素,披沥钦崇。提持正令,大启宗遒。殿阁寮舍,俱成大观。有法嗣殊伦慧相、崇鑑慧晟、断疑慧智、宗庆慧升、天祥慧祯、六融慧观、阆仙慧怡、碧岩慧渠、如初慧恒、(永+日)东慧耀、宗序慧原、中山慧岱等。

  漳州南山报邭寺笨翁休耳超极禅师(1628--1676),释超极,字休耳,晚号笨翁。俗姓陈。湖南靖州人氏。

  父于明季以乡贡进士晋选入都,病没燕山。会流寇鸱张,京城沦陷。旅榇未返,心怀忍痛,绝意世荣,竟从雪峰亘信行弥(1603—1659)薙染。得法后飘笠孤征,辛勤******,遂负榇归得(靖州)。

  首正丘尝慨:“中原板荡,陵谷迁变。”欲灭迹销声枯槁深岩,因结茅曹岩之白壑。复移长泰天城山,息影栖迟,极殊乐之。及游兴逸发,闽之武夷,粤中佳山水,靡不登临。少时已有诗名,中岁益遒至天真烂漫,不屑作犹人语。每浩唱清吟,知音传播逞逞,脍炙人口。顾于钳锤之下,参究精勤,智珠璨发。

  雪峰每举古德法旨勘验其学徒。超极每拈颂出人意表。凡厥酬对应机无爽。雪峰甚器之,有“瞌睡虎”只喻。授拂表信,声誉鹊起,流播诸方。而华亭总宪徐公孚远,同安仪部纪公许国,处士洪思,又以气节文章交契独厚。

  晚住南山,思建法幢,而世事更新,兵伍杂处,唯木建户缩足,委顺而已。以康熙十五年丙辰八月示疾,浃旬,奄然坐化。年五十四,腊二十八。

  幻如超弘为之铭志,称其“道眼圆明,文辞瑰玮;行洁冰霜,情酣泉石”。信不诬也。

  黔阳龙标山普明禅寺古源海鉴禅师,四川成都人。古源海鉴(1641年—1708年),清代临济宗僧,成都人,俗姓余。值乱入滇,寓曲靖圆通寺,礼沧海薙度,时在永历十一年(1657年),年十七。后参灵隐印文於滇城新兴云集寺,不契。次参灵药,亦不契。又参渠山妙随,偕渠山妙随至楚。1663年复参灵隐印文於会同洪江回龙禅院,仍不契,时年二十三岁。遂游江南。於金陵参大成,充知藏,复充维那。后参天隐道崇,得印证。康熙六年(1667年),出住楚之沅陵龙泉寺。康熙八年(1669年),住黔阳龙标山普明禅寺。道化一方,禅法大兴。

  乾隆年间,有借庵禅师法嗣画僧雪舫禅师,在黔阳龙标山普明禅寺扩建寺院,弘扬禅法。以所绘画资,以供寺用,或者赈济贫苦人民。一时声誉颇浓。

  借庵禅师(1757—1836)名清恒,字巨超,浙江海宁人,为乾隆道光间(1736—1850)焦山寺僧,诗名甚盛,著有《借庵诗钞》十二卷。

  清道光十九年(1840年),黔阳僧会司兆西贤禅师住持黔阳龙标山普明禅寺。道光二十四年(1844年),雷知县立碑,禁止地痞骚扰普明禅寺,时僧会司兆西贤率两序大众同立。

  清咸丰十一年(1861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离天京(今南京)出走西行,到达湘西,攻黔城。清军设火药库於普明禅寺。是年十一月初七日,普明禅寺毁於兵火,独存钟鼓楼。

  普明禅寺,为清代黔阳僧会司所在地,如历届黔阳僧会司初容华、兆西贤等均住持该寺,广弘佛法,为黔阳第一禅林。如今的普明禅寺,已是面目全非了。

  重庆府香国寺寱堂法秀禅师,湖广辰州府人。幼失恃怙,依湖山慧觉和尚之嗣佛语,会下薙染,十八圆具,深研内外典集,未几屏去。铁脊焦团,受佛语记莂,嘱之南游,参徧诸方。己巳归渝,就香国。

  开炉上堂:“炉火乍燔,是铁是铜须经煆;橐龠大煽,若凡若圣尽销熔。淬般若之智锋,励金刚之神剑,若是跃治之金,徒劳锻炼。”蓦竖拂云:“这一星儿火种,自鹫峰发焰,嵩少腾芳,太白山中,标霞天之光彩;锦江江上,阐亘古之宗猷。如如意珠,似帝青宝,可以福国裕民,为祥为瑞,入圣超凡。而今落在香国这裏,只得借曼殊普贤作炉头,势至圆通为冶匠,五百声闻缘觉作散工,肩火扇风,添煤添炭。山僧忍俊不禁。未免助其神用。”遂掷拂子云:“直下来也,急著眼觑。”

  安南万云卓庵闲禅师。蜀之广元丘氏子。母梦盏饭僧人家投宿始生。幼不茹荤,寄名回龙山。因世乱入黔,礼佛旨和尚披剃,时年二十一。圆具後,矢志徧参。游楚至沅州十方庵,参行之和尚印证。复回安南,创辟云山梵光寺。

  上堂:“春日融融,门外春光布景;春风拂拂,槛前春树凝烟。物物头头合道,在在处处明心。放之则周沙界;卷之则入微尘。香严击竹犹迟,船子覆舟莫及。若向这裏见得,更说甚麽平地登仙,白衣拜相?明明光吞宇宙,历历耀古腾今。且结角罗文,归根达本一句,作麽生道?”卓拄杖一下云:“上元原是正月半,家家打鼓庆元宵。”喝一喝下座。

  颂:华亭船子:“雨笠烟蓑傲雪霜,竿头风月老沧浪;适来钓得金鳞子。无限鱼龙入镬汤。”

  思南天庆福圆自满禅师。南直凤阳杨氏子。自幼出尘,年十九,行脚至楚之靖州(会同县洪江镇)青云山(青云山,又名嵩云山),依愿如律师受具。後入黔江口之香山,久亲圣符和尚印可。住九台天庆禅院。

  上堂:“年年此夕庆元宵,万户千门佳气饶。一盏无油灯自焰,光明破暗不须挑。大众:旷大劫来,这盏无油灯,尔等有眼,切莫错过。”卓拄杖,下座。

  示众:“出家子切为何事,方能辞亲割爱?剃发染衣,身入空门,莫不是为生死一大事,因缘心切,故求受戒参禅。乞善知识抉择之。生死既明,亦更不可有违初志。错过目前,目前若得端的,自然不被一切污染。何为污染?即今所说,种种言辞,岂不是污染?说心说性,亦是污染。说玄说妙,亦是污染。坐禅息定,亦是污染。著意思惟。亦是污染。只今恁麽形书纸笔,亦是特地污染。除此之外,且如何是洁白无染处?”良久云:“金刚宝剑当头截,莫管人间是与非。”

  黔阳蟠龙山宗信禅师(1638—1707),黔阳石一里(今湖南洪江市湾溪一带)人,俗姓名黄,家巨富。让财产与兄弟,登大云山祝发为僧。后参破山海明法孙、灵隐印文法嗣安江广福山胜觉寺密印禅师,得嗣其法,为临济宗第三十四世、破山海明禅师下四世。

  尝夜梦神授《弥勒上生经》,并与木鱼。醒来,果得经书、木鱼于床头。遂毕生师事弥勒,诵经、持名、礼忏不辍。发愿上生兜率天,亲近弥勒。

  康熙四十六年八月十五日示寂,荼毗时,刚见火起,即有虚空诵经声,云霞上绕,缥缈而去。时寺众共见,以为奇瑞(见同治十一年《黔阳县志·释道传》)。

  除了禅宗以外,华严宗僧荷叶桑正,在这里也有弘法活动。

  其他禅师多有著作,今不例举了。湘西佛教,自宋末元初潭阳出了一位承先启后的方山文宝禅师后,代不乏人。而尤以明末清初为最盛。寺庵林立,僧尼云集。除了禅宗以外,还有华严、唯识、南山诸宗,都有僧尼在弘扬其法门。

  民国九年(1920)的夏秋间,寨头青年知识分子向先、教师李楚湘、李仕荣强行接管安江观音寺、玉皇阁、乾元宫,将这些寺庙改为学校,庙产充作办学基金。安江高初两等小学校搬入观音寺后,增加了招生班次及名额;并在沙湾新办一所高初等小学校。

  民国二十九年(1940),七月,“国立第十一中学职业部”由武冈竹篙塘迁来安江胜觉寺。民国三十年(1941),在黔城水口山建立“黔阳县农林场”。民国三十一年(1942),六月,官商合办的“黔阳县民生工厂”在黔城普明寺正式开工。

  民国三十二年(1943),三月三日,铁山庙居士李斋公组织三十余人、十一支枪在中华山古佛庵聚义。他们的口号和行动是:三打(打富济贫、打国民党、打豪绅地主)、双抗(抗丁、抗捐)、两不准(不准调戏妇女、不准侵犯小商)。县长刘伯谦率县警大队、乡警、民团进行“围剿”,李斋公脚伤自杀,七人被害,十余人被逮捕,活动半年遂告失败。

  民国三十六年(1947),在黔城水口山建立的“黔阳县农林场”,改为“黔阳县农林技术推广站”。同年,在安江胜觉寺成立的“湖南省立第十职业学校”,又改为“湖南省立安江高级农业职业学校”。

  民国三十七年(1948),在黔城普明寺成立的“黔阳县民生工厂”停办。

  民国三十八年(1949),在安江胜觉寺成立的“湖南省立安江高级农业职业学校”,由人民政府接管,更名“湖南省安江农业学校”。

  到了现代,沅水流域佛教局面不甚理想。虽然僧尼众多,却尽是粥饭僧、哑羊僧、应赴僧、经忏僧,鲜有修行者。更不用说对佛教有什么贡献了。能够讲经说法、著书立说者,凤毛麟角。只有洪江嵩云山通才法师,弘扬弥勒法门的明夷法师,可以一提。

  洪江嵩云山释通才禅师,字乘法。俗姓张,名宏日,系邵阳洞口三门人。诞於民国四年十二月十八日。六岁后随母住庵茹素。十四岁依洞口观音阁镜澄普超和尚披剃。十七岁圆具。因颈生瘤,知为宿孽,遂发心燃指供佛。三月后,疾消。复返观音阁阅藏三年,於《方等》、《般若》、《法华》、《涅槃》着力颇多,对《维摩》、《上生》、《圆觉》诸经多有入处。之后,辞师外出,结庐茅庵。断炊,唯以粽子为食,长达三年。后返寺,仍侍恩师。

  民国二十八年,嗣法镜澄普超禅师,为临济正宗第四十一世,碧峰下二十二世,突空下第十六世孙。

  壬辰岁,师年三十八,随镜澄普超和尚入住洪江嵩云山大兴禅寺。随镜澄普超和尚入住大兴禅寺后,继承百丈禅师农禅并重之风,组织种植及织布小组,以图自养。

  丙午乱起,被勒令还俗,僧团解散,寺院由茶场占有。师就职洪江中医院期间,坚持独身素食,打坐念佛不缀。

  癸亥秋,受众请,回归本山,重兴祖庭。师遂召回原寺僧尼,新收出家徒弟数十,皈依弟子数千。重修弥勒殿、功德堂、莲池会,将大雄宝殿予以修缮。

  丁卯岁,任洪江市佛教协会会长。庚午岁,任怀化地区佛教协会会长,湖南省佛教协会理事。

  壬申秋,於寺对众敷讲《维摩诘经》半月有余。

  师博览群书,对《圆觉经》独有领会,且於书眉作了批注,是为自己心得所在也。

  尝为弟子心照宣讲《上生经》,对心照专攻弥勒净土,起了重要影响。

  一九九六年丙子腊月二十日示寂洪江嵩云山大兴禅寺。塔于本山寺后。

  慈氏弟子明夷,字宗逸,号崇照,原名心照。系临济宗第46世,云门宗第14世。为虚云和尚徒孙,净慧法师门徒。湖南洪江黔城人氏。

  俗姓谢,名永仲,字砚香,号不敏。笔名林寂、莫非、乐康、湘西闲人等。网名有心照不宣、钟磬生涯、峰顶上的衲子、青灯黄卷过生涯等。

  生於西元一九六五年岁次乙巳正月十二日子时。时当梅花盛开、元宵将来。世居湘西潕水东岸、沅水北边的古龙标。自康熙年间祖迁土门垅筑苏园而居,代有宦迹,墨香家园。俟至父辈,时值革鼎之际,中原板荡,朔风南侵,遂使祖业凋零,风光不再,钟鸣鼎食成为一种记忆唠叨在老人的闲谈家常里。

  幼年绕膝祖父身边,听讲其戎马生涯征战故事及历代小说评书唱词戏曲内容。小小心灵便驮着沉重的历史和浓郁的悲伤。经学前启蒙於祖父,学时就读於学堂,学后实践於社会,思想与脚印皆刻下伤感。对生命的无常,领悟颇深,遂决意弃家事佛。

  入学前,绕祖父膝前听其讲历代演义故事及他自己的沙场征战故事。学习识字识地图。入学后,每每以奖状捧回家而博家人一笑。离开学校朗朗书声后,摸过枪杆、画笔、粉笔,从事过多种职业。

  1982年春,开始执教家乡学校。

  1984年春,在家乡种植食用菌。然后去湘潭发展。小说处女作《雪站》,便是写于此时。

  1985年春,在沅水船上做水手,体味沈从文笔下的沅江水手的生活,领略沅水流域的风光。

  1987年秋,在湘西自治州吉首市政府招待所八月楼工作。

  1988年夏,在湖南怀化黔城芙蓉楼文物管理所工作,做过导游、售货员等等。

  1990年春,在中外合资金利塑料制品有限公司(原湖南安江塑料厂)建设指挥部任办公室主任。在江西萍乡参加笔会期间,创办文学社。同时编辑《玉女峰》文学报。

  1996年春,在湖南怀化黔城昌龄宾馆任总经理助理兼办公室主任。之后不久,就上洪江嵩云山大兴禅寺礼乘法老和尚出家为僧。

  1996年夏,下发后,行脚湖南、贵州等地。

  1996年秋,入安徽青阳九华山佛学院就读,研究佛教义理和佛教历史。

  1996年冬,在浙江奉化溪口雪窦寺开始研究弥勒法门。同时兼书记职。

  1997年春,行脚江湖,在湘赣遍礼禅宗祖庭,一路百城烟水。

  1997年夏,在湖南常德石门夹山寺主编《吉祥草》佛报。同时阅《大藏经》,研究弥勒法门的历史和经典。

  1997年秋,行脚江浙。到冬至日,初发心在浙江兰溪白露山慧教禅寺撰写新編《熏修慈悲弥勒宝忏仪规》二卷。之后,继续行脚赣湘。

  1998年夏,先后主持怀化市中方、麻阳、托口、黔城诸地各寺,弘扬弥勒净土法门。

  1998年冬,在江西宜丰洞山普利禅寺常住,同时阅《大藏经》,收集整理有关慈宗的史料。

  1999年春,在江西宜春慈化寺创办《慈化》佛教内部杂志。

  1999年夏,前往湖北黄石东方山弘化禅寺,时逢传戒法会。得住持结缘一套《瑜伽师地论》一百卷。

  1999年秋,前往浙江奉化雪窦寺、义乌双林寺,欲联络相关大德及寺院,共同组织一个“慈宗研究会”,结果胎死腹中。

  2000年春,在河北赵县柏林寺阅《大藏经》,收集整理有关慈宗的资料和湘西地方佛教历史资料。着手写《慈宗简史》和《兜率的鼓声》。

  2000年夏,住持洪江市黔城蟠龙山照空禅寺,带众修习弥勒法门。

  2000年秋,常住武冈云山胜力禅寺,撰写《云山志》,编写《慈宗朝暮课诵》。

  2001年春,任芷江景星寺主持,撰《沅水法流》和《辰、沅、靖佛教史》。

  2002年春,任芷江佛教协会会长,创办关于慈宗和湘西地方佛教历史的佛教网站和论坛。同时在台湾出版了《熏修慈悲弥勒宝忏仪规》。

  2002年秋,回家乡黔城创建弥勒净土道场---梅低梨院。同时出版了《慈宗朝暮课诵》2003年出版第三部著作《倾听慈尊的召唤——明夷法师弥勒佛学论文集》。

  从1984年开始文学创作,出版有新诗集《伞形寂寞》,古诗词集《乙亥诗词存稿》等。并有作品入选多种诗选,且多次获奖。

  一九九六年春剃发染衣后,足迹遍历江南,朝礼名山祖庭,披阅三藏典籍,参访名僧硕德。於求法之际,偏爱慈氏,故阅藏、撰文,皆以慈氏法门着力较多。心仪晋代道安、唐朝玄奘、民国太虚三大师,以为修学楷模。

  著有《慈宗史》、《兜率的鼓声》、《慈宗朝暮课诵》、《熏修慈悲弥勒宝忏》诸佛学专著等,以及许多佛学论文。於闲时亦吟诗、填词、撰小说、写散文,散发各报刊杂志及诸网站论坛等。出版有新诗集《伞形寂寞》、古诗词集《乙亥诗词存稿》等。

[稿源:洪江古商城网]
[作者:]
[编辑:hongjiang]
点击数:
3.3K
版权声明:洪江区新闻网欢迎有互联网新闻发布资质的网站转载,但务必标明出处:“洪江区新闻网”;洪江区范围内网站若要转载,必须与本网签订协议。如若违反,洪江区新闻网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转载要求:转载之图片、文件,链接请不要盗链到本站,且不准打上各自站点的水印,亦不能抹去我站点水印。
 
  相关新闻: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Copyright 2004-2010 www.hnhjq.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洪江区新闻网 红网洪江区分站 湘ICP备12004429号
洪江区工委、洪江区管理委员会主办 中共洪江区工委宣传部